144 右袒

导读:淖齿把齐湣王和夷维弄死之后,回到莒城,才想起还得去杀齐太子法章。谁知道法章早就跑了。淖齿把大军驻扎在城外,自己住在齐湣王临时的王宫里,喝着酒、搂着美女,眉开眼笑地当上“齐王”了

淖齿把齐湣王和夷维弄死之后,回到莒城,才想起还得去杀齐太子法章。谁知道法章早就跑了。淖齿把大军驻扎在城外,自己住在齐湣王临时的王宫里,喝着酒、搂着美女,眉开眼笑地当上“齐王”了。他正在得意忘形的时候,有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叫王孙贾,带着四百多个壮丁,杀到宫里来了。

淖齿把齐湣王和夷维弄死之后,回到莒城,才想起还得去杀齐太子法章。谁知道法章早就跑了。淖齿把大军驻扎在城外,自己住在齐湣王临时的王宫里,喝着酒、搂着美女,眉开眼笑地当上“齐王”了。他正在得意忘形的时候,有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叫王孙贾,带着四百多个壮丁,杀到宫里来了。

王孙贾是齐湣王的手下人。他十二岁的时候,死了父亲。齐湣王见他可怜,又喜欢他那机灵劲儿,把他留在身边,当个“小大夫”。齐湣王逃难的时候,他跟着那几十个文武大臣在一块儿。后来齐湣王和夷维、法章偷偷地从卫国逃出来,王孙贾可就失散了。他只好独个儿逃跑,吃尽苦头,回到家里。

王孙贾是齐湣王的手下人。他十二岁的时候,死了父亲。齐湣王见他可怜,又喜欢他那机灵劲儿,把他留在身边,当个“小大夫”。齐湣王逃难的时候,他跟着那几十个文武大臣在一块儿。后来齐湣王和夷维、法章偷偷地从卫国逃出来,王孙贾可就失散了。他只好独个儿逃跑,吃尽苦头,回到家里。

他妈一见他,就问:“君王哪儿去了?”他说:“我们在卫国失散了,如今下落不明。”他妈咬着牙骂他,说:“你做臣下的半夜里跟着君王一块儿逃出去,如今君王不知下落,你独个儿回来。天下哪儿有像你这种做臣下的,亏你还有脸来见我!”王孙贾红着脸,辞别了母亲,又去寻找齐王。

他妈一见他,就问:“君王哪儿去了?”他说:“我们在卫国失散了,如今下落不明。”他妈咬着牙骂他,说:“你做臣下的半夜里跟着君王一块儿逃出去,如今君王不知下落,你独个儿回来。天下哪儿有像你这种做臣下的,亏你还有脸来见我!”王孙贾红着脸,辞别了母亲,又去寻找齐王。

好容易给他打听着了齐王的下落,等他跑到莒城,淖齿已经把齐王弄死了。他得到这个信儿大哭起来,就用左手把衣裳的右边撕下了一块,露出右边的肩膀来[文言就叫“右袒”],在莒城街上嚷嚷着说:“淖齿当了齐国的相国,把君王杀了,这种不顾忠义、没有廉耻的人就应该治罪!齐王虽说有过错,齐国到底是咱们的国家,哪儿能让这种狼心狗肺的外人骑在咱们的脖子上呐?难道齐国没有人了吗?怎么全不起来呀?谁愿意跟我一块儿去杀那乱臣贼子的,请右袒!大家去吧!”街上的人全聚拢来,乱哄哄地嚷嚷着说:“这么个小孩子都知道忠义,难道咱们还不如他吗?大家伙儿去吧!”一会儿就有四百多个年轻小伙子都露着右肩膀,拿着刀、叉、锄头、棍子什么的,跟着王孙贾拥到宫里去,后头还跟着一大队人大声嚷嚷着:“右袒!右袒!”